出半张脸张望。大孤山的月色,渗着万年不解的

一声:“你的人,随你便。”竟似不计较了,“反正,将来我们有了崆峒出身的黄少侠……”

颜歌的肩头,猛烈地抽动起来。

黄损年少的时候,也曾想过自己的洞房花烛夜。但那时梦里的新娘,并不是这个面如白骨的女孩子。揽月城主的毒酒叫做“冷香灰”,饮之心如死灰。他呆呆地留在原地,任人摆布。恍惚中有人又把酒杯塞给了他。他只是擎着,却不想喝。

“真不容易啊。”只听见颜歌冷笑,“为别人舍了自己的性命节操,情愿附身惊鸿宫这样的魔窟。”

黄损蓦地惊醒,顺手把酒杯掷到地上。众人惊呼。芬芳的美酒,在地毯上散出清冷的香气。颜歌手里还端着一模一样的一只琉璃杯。原来是合卺酒。

黄损有点不安,却也有点庆幸。颜歌却把自己的一杯也撂下了,淡然道:“没什么。”挥了挥手,让侍女们退下。

银灯半挑,那人儿裹在一团华丽无伦的红色里,雪白的双颊映出点点喜色。然而眼睛却是遥远望着,地上一团酒渍。过了一会儿,她自顾自地解开了衣扣,红衣里面还是那件珠灰色的袍子,露出一段青色的脖颈。黄损看着那脖子,忽而说不出的厌恶,不由得局促地站起走开。颜歌却没理他,斜披着嫁衣,又踱进那扇小门,掩上。

黄损不解其意,他以为颜歌是拿什么东西去了,然而枯坐许久,她也没有再从那扇门里面出来。就这样等着么?他觉得自己仿佛等她等了很久,就如同等一道注定要迁延不愈的伤口重新合上。

这个时候他可以试着逃跑。但是揽月城主,使得本来就身负重伤的黄损,根本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事实上他也并不想走。很多年来,他都在暗自责备自己。但那时他却走了。

那时在小酒店里,不是没有看见颜歌殷殷寄望的眼神和楚楚绝望的面容,可他不能不带着受了伤的梅梅先离开。他知道颜歌的轻功好得惊人,也许可以自己逃命。毕竟敌人找的是梅络烟。

可是当他拎着梅络烟逃到安全所在的时候,颜歌没有跟上来。他惊惶不已,满眼都是颜歌的脸,绝望的、幽怨的、惨白的。她还在那里。

他回去了,虽然杀出重围的时候已经受了重伤,回去一趟也许再也出不来。

晚了,小酒店里已经空无一人。那一刻他还希望,也许颜歌早已脱身。但是在窗台上有着零乱的指痕,仿佛有人苦苦挣扎。墙角,点点血迹,躺着一支人的无名指。手指娇小如花瓣,齐着指根切下。

黄损拾起那根冰凉的手指,轻轻拭去血迹。那一刻他曾经有一种濒死的痛苦,仿佛被人抽干了心里的血液。这一支断指,竟是从他的心口切下,再也长不上。

月亮出来了,从窗外探雪凉意,亦是一番诡奇清矍。今天似乎是初九了。

假如当时没有抛下她,也许她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沉浮浮。这种奇异的情景,令他忽然莫名地想起了几句诗:“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黄损的十个手指,紧紧地扣住了棺木。如果这时,那张皑如白雪皎如明月的面庞上,曾经滑落一星泪水,也许他会俯下身子,把她从冰凉的坟墓中抱起。可惜这一切还没有发生,时间就过去了。

她已经睡着了,那样子好像她已经睡去了很多很多年,如一尊雕像。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穴。

黄损从密室中退了出来,带上门。月色如洗,洞房里残红褪尽。黄损猛然抓起桌上,她留下的杯子。残酒冷如冰,他却无知无觉,一杯一杯地灌下去。

如果这时,那张皑如白雪皎如明月的面庞上,曾经滑落一星泪水,也许他会俯下身子,把她从冰凉的坟墓中抱起。可惜这一切还没有发生,时间就过去了。。原是对她不起,所以这回走不得。锦绣殷红的洞房,熄灭了花烛银灯,沉寂如同春梦不醒。月光初透,勒出一道道斑驳的窗棂影子,仿佛这个房间,也有什么伤痕一样。

黄损慢慢地挪到了那扇门前面,迟疑了一会儿,推开。

一开始,他的眼睛适应不了里面的黑暗。过了片刻,才看见屋子很大,却空荡荡的。屋子一角,是一只巨大的灯海。一灯如豆,长明不熄。

地下横陈一只黑漆漆的庞然大物,在鬼火一般的灯光下幽幽发光。黄损看出来,那是一只棺材。棺材没有盖子,里面是一卷半旧的白棉布被子,珠灰色的小小身子,蜷成一团,仿佛怕冷,手里还紧紧地揪着一只被角。黄损目不转睛,看着颜歌睡在那里,一动也未动。

灯光忽然猛地一抖,拂过一绺猩红。黄损这才看见,灯海的香油里,浸着一片绚烂的红色。原来烧着那一袭瑰丽的红嫁衣,像一个血色的游魂在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