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婚,可真是恩爱夫妻。那个崆峒派最

- 编辑:admin -

的婚,可真是恩爱夫妻。那个崆峒派最

眨了眨眼睛,瞧着颜歌,死不咽气。

颜歌把耳朵贴近她惨白的唇。杀死城主的那一天,珠灰色的衣裳被血沾污,就扔在火里烧了。她为自己准备了一件城主的袍子,用纯白的丝线做经,银线做纬,织成锦的半臂上是王乔驾鹤、银河吹笙的图案。

揽月城里架起了连绵的金帐,城中最高处的矫龙岗巍然兀立,颜歌坐在荒凉的王座上,俯瞰着她的领土,满脸慵懒之色。她摆手道:“都带上来罢。”

黄损在颜歌的卧房里幽闭了将近一个月,此时已经近乎呆傻之人。作为新城主的丈夫,他可以站在离王座最近的地方,也就是矫龙岗的半山腰处,仰视那个轻白如雪的身影。

随着一声令下,地牢里的俘虏们一队队地出来了。从破烂的衣衫上依稀能看出他们的门派,有的面孔还是黄损认识的。他看见了梅络烟。虽然颜歌放了她,但其实放与不放都一样,峨嵋派到头来还是被尽数抓来了。接着他就看见了自己的同门,跟在恩师后面,稀稀拉拉的。

何观清远远地也望见了自己的徒儿,站在人群外面,揽月城主的裙下,神情木然。大家都沉默着,像是在等待灭亡。黄损已经看出来,被抓来的不止是这次围攻揽月城的五大门派,还有南方的一些小帮会的主要人物,甚至包括一些江湖散人。难道说蛰人真的统一了中原武林?

吸血鬼们挤在一起,看着这些“战利品”,忍不住发出一丝丝兴奋的叹息,令人毛骨悚然。颜歌也瞧着,却殊无一丝喜色。

过了一会儿,灵风站了出来,击掌三下。“新城主有令——本教教众立刻汇齐,参加城主登基大典。”

“——城主千秋万岁!”一时间山鸣谷应,宏大的和声把俘虏们都震惊了。知道吸血鬼厉害,却也没想到他们的人数已有这么多。

一顶顶的金帐掀开了,惨白的吸血鬼们快乐地涌了出来,铺满了矫龙岗下的广大山坡。俘虏的队伍中,已经有人忍不住作呕了。何观清等人拧紧了眉。难道将来的天下,真是这些吸血为生的怪物们的吗?

今天是十五了。夜色如魇,一轮淡红色的圆月,斜斜挂在雪山的鬓角,如一抹潮湿的血痕。

颜歌看看天,微微地笑着,忽然远远冲着何观清说:“你们谁是头儿?”何观清愣了愣,自从被抓到揽月城的地牢,每天熬着受苦,还没有想过谁能够主事这个问题。何观清望望四围,伤的伤弱的弱,便道:“有什么事情,老夫来担当好了。”

“也不要太师父您担当什么。”颜歌是这样称呼的,“只是想跟你们解释一下。”何观清凛然道:“有话就说!”颜歌道:“虽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其实——其实我们蛰人并没有什么江湖野心。”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宁山师太更是忍不住重重地“嗤”了一声。微雨惊奇地望着颜歌。颜歌道:“你们也知道,一连很多代,教中都是女子作主。我们最大的心愿就是丰衣足食,平平安安。不想跟你们有什么纠缠。不过大家也知道,我们吸血鬼,活着是要喝人血的。以前揽月城附近有不少牧民,就是我们的食物。可是坐吃山空,这里人渐渐的吸完了。我们的人数却是越来越多。作城主的不能让族人挨饿,没办法,只好向中原扩张。你们中原武林很厉害啊,为抓你们的人,费了不少心思。好在还是我们胜了。中原人多,可能百年之间,吸血鬼们都可以衣食无忧。我们这一族人要生存,就只能如此。真是对不住大家了。”

恐怖已极的事情,被她懒懒地说出,却是意兴阑珊,把什么都认下了的样子。何观清一时语塞,竟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和这吸血鬼争辩。

“城主——”微雨似觉不妥,想提醒一下颜歌。颜歌清了清嗓子,笑道:“大家还不就是为了谋生。什么一统江湖,哪有那么多好听的说法。今晚月色不错啊,是不是微雨?”微雨扬起头看见,很好的圆月,照着揽月城里清辉无限。

“吉时到了就开始吧。”颜歌低声吩咐。微雨曼声应着,走下山崖。却见颜歌盈盈站起,飘然飞到了半空中,宛如一只白纸糊就的风筝。过了一会儿,落在悬崖边上,不偏不倚。吸血鬼们从远处仰望着他们的女主,衬着白而亮的月影,风袖飘飘,一齐高声欢呼起来。

颜歌却不回头,只是默默眺望着。雪山尽头的天际,泛出青白的光泽。时间仿佛过得很慢,月色一丝丝地明朗起来。

“呀——”终于一声惨酷的尖叫声抛了起来。血洒在冷白的冰层上,死的是灵风。微雨一惊,拔剑而起。众人紧张地仰起脸,看见一个青色的影子在舞动,身形如大雁掠过乌云一样,飞也似地拔向悬崖顶上。

颜歌偏过脸,看见那人,大为惊奇,眼中隐隐的抑悲抑喜。微雨本已下山,离得甚远,一时间追赶不上。远远的看见颜歌朝她摆了摆手,便停下脚步,转而警觉地监视着山下的人群。

黄损稳稳地落到了颜歌面前,亮出了剑,指向她的胸前。颜歌凝然不动,却笑道:“难道我们没有决斗过?难道你不是已经成了我的手下败将?”黄损的剑,在山顶的寒风中微微震颤:“那时我身负重伤——此时再战,未必就输于你。”颜歌撇嘴道:“

“他们费了多大周折才成出色的大徒弟,叫颜慕荻的,他被抽干了血,死的时候就像一张白纸。你娘怀上了你,呵呵,就控制不住自己啦。恩爱夫妻啊……我都奇怪,为什么那老道士何观清,不趁你这小怪物刚落地,就把你掐死……”

揽月城主死了。

他们用刀尖对着惊鸿宫主,却不敢上前一步,原来也怕那匕首。

“本宫主早晚是揽月城的继承人。杀了她不过是提前了几天日子。你们自个儿掂量着办。”颜歌冷笑着,把匕首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惊鸿宫主,篡权本就是轻而易举。“这个月十五,月圆的时候,我要正式登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