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和周公下棋的明泽楷已被仲立夏这亢奋的声

 他平时那么少言寡语,冷傲不羁的一个人,突然这样,估计连家里的佣人都很不可思议吧,他就不怕损坏了一直以来的黑道老大形象?
 
    现在这个样子的他,真的已经算是人设塴陷。
 
    孙小乔还没有回答他,他就不见了,她以为他是去其他地方找工具或者对雪人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就没多想。
 
    然而,他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她的房间里,还主动的从背后将她搂抱在怀里的。
 
    “你……”
 
    “站这里看好像更好看一些,喜欢吗?”他低沉的男低音在她耳边磁哑的散开,真是难得一见的温润。
 
    孙小乔在他的怀里转过身看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崔闫玺眉目一挑,“这还不明显吗?”
 
    “很奇怪。”明显的太奇怪,他根本就像是变了另一个人,“在我家的时候,你还威胁我,现在你突然这样,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崔闫玺抿嘴笑笑,“我不那么说,你会跟我一起回来吗?”
 
    他的意思是,他是故意那么吓唬她的喽,这人怎么这么不靠谱啊,不是,那种事情也是可以随便说说的吗?
 
    “不如你就直话直说吧,你想要怎样?想要什么?我不想生活在你的阴晴不定里。”
 
    崔闫玺将双手扣在她的肩上,目光深情专注,“我想要你,只要你。”
 
    这句话对他们而言,真的是有点儿过于讽刺,孙小乔摇头,“不是,我要听你的真话,而不是为达目的的假话。”
 
    崔闫玺嘴角抹过一丝苦涩,“我不能爱你吗?为什么要质疑我对你的好。”
 
    孙小乔摇头,“你错了,这不是好,是残忍,你千方百计的讨好我,不是因为你爱我,这个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管你为了什么,请你不要对我好,你可能不知道,你是那种很容易让人爱上你的男人。”
 
    听她说这么多,他真是都有些哭笑不得了,看来现在无论他对她好不好,她都觉得很假,很虚伪。
 
    他看着她,“我希望时间能让你看清我的心,我也希望,我能成为那个能让你爱上的男人。”
 
    崔闫玺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很多余,在她心里已经认定他另有目的,“很晚了,早点睡吧,晚安。”
 
    他离开后,孙小乔却毫无睡意,她站在窗前望着楼下他用雪堆成的城堡,还有两个形状不同的雪人。
 
    崔闫玺,继续冷漠该多好,何必呢?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对面房间里的崔闫玺,盯着前几天收到的那份文件出神,他是有目的的对她好……或许是吧。
 
    ……
 
    “啊……天了个噜噜,老公,亲爱的,明泽楷……”
 
    还在和周公下棋的明泽楷已被仲立夏这亢奋的声音震的耳膜都快破了,她难得的早起一次,这是突然又怎么了?
 
    仲立夏拿着新鲜出炉的验孕棒钻进了被窝里,明泽楷眼睛还没睁,她就用手撑开他的眼皮,“老公,快睁开眼睛看看我。”
 
    明泽楷被她撑的眼睛酸疼,只好睁开惺忪的睡眼模模糊糊的看着近在眼前的她,“你怎么了?胖了?瘦了?还是去整容了?”
 
    仲立夏把验孕棒很近的放在他的眼前,“看这个,这里,看到了吗?”真是开心的快要飞起来了。
 
    明泽楷眯着眼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懂,“这是什么?怎么了?你发烧了?”
 
    屁啊,这个无知的蠢家伙,他把验孕棒当体温计了。
 
    “明泽楷,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是验孕棒,你老婆我终于成功怀孕了,我们家马上就要迎来新的小成员。”
 
    明泽楷这才坐起身来,从她手里拿走那个验孕棒,认真仔细的看了好一会儿,“真的?”
 
    仲立夏开心兴奋的点头。
 
    明泽楷则是颓废无力的重新躺回被窝里,“我今后的性,,福生活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切,没出息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