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被沈嘉怡两姐弟欺负往往弄得伤痕累累

- 编辑:admin -

经常被沈嘉怡两姐弟欺负往往弄得伤痕累累

不过很显然,这两人正在担心朱雀世家的家主,也就是他们的爷爷对此事的追查,正威胁她不要将他们两人揭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原本痴傻的目光,早已经被一摸锐利所取代。
 
    “你最好乖乖听话,不要惹得我们不开心,不然后果你应该知道。”沈嘉怡撇了撇唇片,看着这个名义上是自己妹妹的白痴,若不是因为担心私闯地牢的事情会波及到自己,她才懒得同这个白痴多费唇舌。
 
    沈炎萧挑了挑眉,心中微微一动,随即她收敛了锐利的目光,露出一副呆愣的模样,眨巴着眼睛看了沈嘉怡一眼后,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姐姐,我都说这个白痴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算她说出我们,爷爷也绝对不会相信一个白痴的话的,你干嘛同这个白痴在这里废话。”孪生子之中的弟弟沈嘉伟不耐烦的哼哼一声。
 
    沈嘉怡没有回应弟弟的话,她上下打量了一下伤痕累累的沈炎萧,确定她仍旧像以前那样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之后,这才放下心,领着弟弟从房间里去。
 
    至于沈炎萧的伤势…她伤成什么样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就算她死在地牢里,对他们而言也不过是家里少了个碍眼的废物罢了。若不是怕爷爷询问出现什么问题,他们才懒得同这个废物多说什么。
 
    直到这对姐弟俩离开房间之后,床上怯生生的沈炎萧,忽然间想换了个人一样,噌的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
 
    “嘶。”巨大的动作扯痛了腰间的伤口,沈炎萧咬了咬牙,查看了一下自己新身体上的伤势,暗暗冷笑。
 
    既然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自然会好好利用这个新的身份活下去,不过依目前的情况看来,这个新身份的问题还真是不少。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她自然不可能继续“沈炎萧”之前的生活。
 
    废物?白痴?
 
    这两个词可从来不属于她。
 
 第3章 废柴七小姐(3)
 
    根据新的记忆,沈炎萧知道,这具身体的父亲是朱雀世家现任当家的小儿子,只不过早在“沈炎萧”刚刚满月之时,她的父母就在外出之时被人截杀,一家三口活下的只有当时还在襁褓之中的她。
 
    虽然朱雀世家上下对于她这个废物都十分不待见,可是她的爷爷,也就是现任朱雀世家的当家——沈峰,却顾念着小儿子的情面,让人照顾着“沈炎萧”的饮食起居,不过也仅限于此,对于一个大家族而言,一个文不能武不就的废物,实在是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可言,甚至于她的存在就是朱雀世家的一种耻辱。
 
    就连每年一次的家族宴会,她也没有资格参加。
 
    对于此次,擅闯地牢的罪名,只怕“沈炎萧”不死也要脱层皮。
 
    若不是她父亲的原因,只怕沈峰根本就不愿承认她这个孙女,可以说,现在的沈炎萧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依靠。
 
    “处境很不妙啊。”沈炎萧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分析着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一个废物,又没有任何靠山,这简直就是糟糕到了极点。
 
    “不过还不算更糟糕。”一个极富磁性的嗓音忽然间出现在了沈炎萧的耳边。
 
    沈炎萧当即一愣,赶忙站起身,谨慎的环顾着四周。
 
    虽然这具身体没有任何实力可言,但是沈炎萧前世却是一个名震全球的神偷,任何人的气息都绝对无法逃过她的感知,可是偌大的房间里,她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人的气息。
 
    那么,这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既然敢出声,又为何不敢现身?”沈炎萧眯了眯眼睛环顾四周。
 
    “现身?”那个再一次响起,带着一丝冷意。
 
    “小丫头,不用找了,我不在别处,而是在你身上。”
 
    在她身上?
 
    沈炎萧愣住了。
 
    “本以为你会浑浑噩噩过完一生,没想到你居然突然间变聪明了,世事弄人,看来上天是要给你我一个机会。”冷至冰点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沈炎萧的耳畔,可是这一次她清楚的感觉到,那个声音并非来此外界,而是……她的脑海中!
 
    “你到底是什么人?”重生一事沈炎萧尚能接受,可是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却让她着实难以相信。
 
    “人?这世间没有人会这样称呼我,他们更乐于唤我为——魔。”
 
    魔?沈炎萧微微皱眉。
 
    “丫头,我们来谈比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弄不清对方的身份,可是沈炎萧已经明白,这个自称为魔的家伙,当真是在自己的身体里。
 
    “你助我重现人间,我帮你解开封印,让你获得你应有的力量。”
 
    “封印?”沈炎萧越听越糊涂。
 
    “挽起你的右臂的衣袖。”
 
    沈炎萧依言挽起衣袖,在她的右臂之上,有一块巴掌大的皮肤明显比其他的肤色更暗一些,之前她检查这具身体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细微的差别。
 
    “这是封印?”该死,这小家伙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第4章 魔武双修(1)
 
    “这是七星锁月,七层封印封闭了你所有的力量,让你沦为被世人耻笑的废物,你若愿意助我,我将帮你解开它们。”
 
    沈炎萧看着手臂上这很难让人察觉的东西,思考着这个“魔”话中的可信度,随即她的唇角勾起一抹邪笑。
 
    “在我们继续谈交易的内容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拿出点诚意,让我知道,我未来的同盟是什么情况?你又为何会出现在我的身体里。”
 
    天下间,只怕也没几个人能像沈炎萧一样,敢在重生之后,同一个存在于她身体里的“魔”讨价还价的了!
 
    片刻的安静之后,冷冽的声音再次响起。
 
    “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没有资格知道的我名字,你可以暂时唤我——修!我为何会在你的身体里,等你解开七重封印之后,我自会告诉你,现在的你太过渺小,知道太多,只会招来杀身之祸。”
 
    沈炎萧笑了,可以说除了“修”这个不完全的名字之外,她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你这样可不是谈判的态度,我怎么会知道,在我帮助你重返人间之后,你会不会对我除之后快。”力量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她当前的处境,可是在没有弄清一些事情前,她可不想给未来埋下任何的隐患。
 
    作为一名顶级的神偷,任何的潜在危险都会被计算在内,只有解决了一切的危险,才能在最后一击必中,无声无息获取目标。
 
    修沉默了片刻道:
 
    “杀你,等于杀我自己。”
 
    “我如今寄存在你的身体里,一旦你死亡,我也会随之魂飞魄散。”
 
    这个消息不错!沈炎萧笑眯眯的继续套取情报。
 
    “那么在你自由之后,是不是就可以放心的除掉我了?”
 
    “我永远不会杀你。”
 
    “哦?为何?”沈炎萧笑嘻嘻的开口询问,只是她眼中的锐利却和她脸上天真的笑容完全不符。
 
    “在我选择寄存于你之身时,就已经与你签订了灵魂契约,杀了你,我将损失九成的灵魂。”修的声音平静无波。
 
    损失九成!沈炎萧当真想要拍手鼓掌,虽然还是不清楚这个修为什么会寄存在她的身体里,但是她现在可以确定,修绝对不会在任何情况下对自己出手,因为一切如他所说,杀她就等于在自杀!
 
    “现在,我将解开你的第一层封印,你将重新获得学习斗气和魔法的力量,这是我送给身为同盟的你,第一份礼物。”伴随着修那冰冷声音在沈炎萧的脑海中响起,沈炎萧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右臂处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
 
    剧痛犹如巨浪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她甚至没有来得及开口询问更多,整个人就已经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
 
    当沈炎萧再次醒来的时候,一张苍老而慈善的脸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七小姐醒了。”老者和蔼的笑道。
 
    沈炎萧微微皱眉,顺着记忆寻找,得知眼前的这位老者是朱雀世家的大夫沈秋。
 
 第5章 魔武双修(2)
 
    由于之前的“沈炎萧”经常被沈嘉怡两姐弟欺负,往往弄得伤痕累累,在沈秋这里也算是老病号了。
 
    如果说沈家还有什么人对沈炎萧不算太苛责的话,那么沈秋就算其中一位了。
 
    “秋伯伯。”隐去眼底的精明,沈炎萧懵懂的眨巴着眼睛看着沈秋。
 
 
    沈炎萧不动声色的继续啃点心,耳朵却将沈秋的自言自语听的一字不漏。
 
    朱雀世家圈养魔兽的地牢对于他们这些孙子辈的人而言是一个禁地,不要说她了,就连沈嘉怡和沈嘉伟都没有资格进入,她之前擅闯禁地,已经触怒了沈峰的威严,之前那两个小混球也提到过沈峰要责问她的事情。
 
    不过对于之前“沈炎萧”究竟在地牢里遇到了什么情况,沈炎萧却一无所知,继承的记忆十分的混乱,除了一片黑暗和无尽的恐惧之外,她并没有得到更多的信息。
 
    沈炎萧很清楚,沈峰可不会管她这个“朱雀世家的耻辱”在地牢里遇到了什么危险,他更在乎的是自己的训诫被人无视。
 
    好在沈秋已经打算帮她拖延时间,就冲沈秋这般无私的作为,沈炎萧心里已经在这位和蔼的老者脑袋上盖上了一个“好人”的戳。
 
    沈秋又在沈炎萧的床边坐了片刻,念叨了些有的没的,毕竟在沈秋的眼中,眼前的小家伙依旧是那个智力只有四岁的小可怜,嘱咐太多也没什么用,确定沈炎萧的身子骨没有太大问题之后,沈秋这才离开了房间。
 
    沈秋前脚刚刚离开,沈炎萧后脚就从床上窜了起来。
 
    她迫不及待的查看身体的情况,脑海中清楚的记得,在她昏迷的前一刻,修已经帮她解开了第一层封印,并且告诉她,她已经获得了修炼斗气和魔法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