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显眼的银甲距离自己越来越吉也是着急了

  而在后面,马超带着自己麾下西凉军也冲进了临泾,看着迷胡直接带人横冲直撞,很是头疼,一拍马岱道:“快!告诉迷胡,那越吉就在城中!”
 
    “诺!”马岱答应一声,立即向迷胡冲去,而马超一挥手,喝道:“剩下人马,随我速速攻占城门,万万不能让城外大营的人马冲进城来!”
 
    “吼!”西凉军吼了一声,立即兵分四路,直接杀奔城门,冲上城楼击杀守城的东羌人,迅速占领城池,而今夜,李林在雍北三郡最城中的一击,也随着马超和迷胡冲进了临泾城而拉开了序幕。
 
    “越吉!越吉!”迷胡依旧大吼着。
 
    “迷胡将军!迷胡将军!”马岱终于冲了上来,喝道:“快!快往城中冲!越吉在那边!”
 
    迷胡一愣,回头看了一眼马岱,一点头,傻乎乎的道了一声“谢谢奥!”
 
    “不谢!不谢!”马岱对于迷胡傻的可爱都有些无语,连连摆手。
 
    迷胡一会手中大刀,喝道:“勇士们,跟我冲!”
 
    “冲啊!”迷胡带领麾下人马之中城中,而越吉也已经带着自己身边的护卫还有众多自己麾下的亲信将军顺着迷胡的吼声冲了过来。
 
    “奶奶的!是迷胡!”距离越来越近,迷胡的大吼也被众人察觉了出来,越吉怒道:“葛谷丽这个废物,竟然连一个迷胡都没摆平!”
 
    身旁立即有将军道:“大元帅放心,我们城内城外有数万大军,怕他作甚!”
 
    “哼!”越吉冷哼一声,喝道:“我越吉压根就从来没有怕过!”说着,一会大刀喝道:“东羌的勇士们,击杀逆贼,冲啊!”
 
    “啊!”一声声的怒吼,越吉身后的兵马也冲了上来,不时便于迷胡的人马相撞。
 
    “妈的!杀!”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迷胡看到对面冲来的越吉等人,立即双眼冒火,大刀一扫,立即砍倒两个冲在最前面的士兵。
 
    “越吉!”迷胡一声震天的长啸,说着,右手血粼粼的人肉直接冲了越吉甩了出去。
 
    “啊!”越吉还以为飞来了什么暗器,自己也不是一般人,手中的家伙可不是摆设,立即一挥大刀,砍在了迷胡甩来的人头之上。
 
    “噗!”砍在上面是软的,越吉一惊,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人头,长刀立即一抖,将人头抖了下去,越吉喝道:“迷胡!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带人造反,你可知道我是谁!你眼里还有大王吗!”
 
    迷胡怒喝道:“哼!越吉!你是个屁!仔细看看!这是谁!”说着迷胡指了指越吉脚下的人头,那人头本来就是血粼粼的,被越吉一砍,更是血肉模糊,根本分不清免去,迷胡也就只好自己揭晓了答案,喝道:“哼!这是葛谷丽,还想派这样的废物来杀我!越吉!你以为我迷胡这么傻吗?”
 
    “你…………”越吉吃惊的指着迷胡,喝道:“你竟然杀我爱将!”
 
 第一百四十一章 越吉末日
 
    迷胡怒瞪着越吉,喝道:“我还要杀你呢!”说着,迷胡已经迈开步子,举着大刀奔着越吉而来。
 
    “你好大的胆子!”越吉身边三个将军立即冲了出来,迷胡的勇武众人当然知道,自然不敢一对一,三打一,迷胡也是不惧,一个闪身躲过一击,大刀横推。
 
    “喝!”迷胡一声闷哼,直接将刀横着砍进了一人的身体。
 
    “啊!”一声怒吼,迷胡双手持刀,直接从那人身体之中将刀拔了出来,连带着那人肚子也被豁开,内脏掉了下来。
 
    迷胡不再管他,上前一步,直接冲向了另外两个。“噗!”狠狠一刺,大刀直接刺进了一人的胸膛之中,透心凉心飞扬,甚至不动,一拜大刀,那被刺穿的人跟一个皮球一般被迷胡给带了起来。
 
    “噗!”另一名冲上来的人也没能幸免,直接被迷胡穿了糖葫芦。
 
    一刀穿倆,直接给后面冲过来的人给镇住了,迷胡怒瞪着不远处的越吉,一手推着身前那个还温热,但是已经没了生气的尸体,右手缓缓的将刀拔出,都不用手滑,越吉的脑袋里面就好似听到迷胡再说,“下一个就是你!”
 
    越吉大吼道:“哼!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大哥还在我手里!”
 
    “啊!”迷胡怒吼一声,一下子拔出了大刀,冲向了越吉,喝道:“你竟然抓我大哥!我宰了你!”
 
    说着,迷胡的大刀已经挥了起来,那股气势,越吉竟然有些双手发麻,眼看着就要狠狠的劈下来,越吉情急之下大叫道:“哼!你要是杀了我,你大哥就死定了!”
 
    “额!”迷胡一听到这句话,忽然愣住了,手里挥下去的刀也停住了,自己这要是一刀下去,那自己大哥可就没命了,自己怎么办?
 
    “嘿!”就在迷胡一愣之下,越吉忽然发难,喝道:“找死!”手中大刀立即举起刺向了迷胡,而距离如此之近,迷胡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当!”只看一支箭矢飞来,直接打在了越吉刺向迷胡的钢刀之上,一声脆响,越吉只感觉自己的右手发麻,刺出去的大刀就更被说了,直接被打落下来,那飞来的箭矢余势不减,还射向了越吉的身后。
 
    “嗯?”越吉和迷胡竟然同时发出了疑问的声音,看来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箭矢都有些惊讶,只看后面一个各位显眼的银甲走了出来,还能是谁,正是马超。
 
    马超看着迷胡怒声道:“战场厮杀之时,你竟然还发愣,找死吗?”不用明说,刚才那样力道的箭矢,当然就是马超所射了。
 
    “哼!”迷胡埋怨的哼了一声,立即后撤三步,钢刀指着越吉喝道:“哼!你快放了我大哥,不然我把你给砍成八瓣!”
 
    越吉揉了揉发麻的手,邪邪一笑,喝道:“哼!那有怎样,迷胡!难道你不要你大哥的命了吗?告诉你,我一声令下…………”
 
    “省省吧!”马超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迷胡和越吉疑惑的看着马超,马超笑得更加邪恶,道:“我们一进城,我就已经派人去你关押密的迷当的地方了!”说着,很是随意第一拍身边的迷胡,道:“放心,你大哥已经救出来了!”
 
    “多谢!”迷胡立即对马超施了一礼。
 
    马超随意道:“不用谢!要谢,谢谢我主公吧!”
 
    迷胡压根也没听马超这句话,直接长刀一指越吉,道:“这个人怎么办?”
 
    马超一摆手,道:“主公特意吩咐,交给你处置了!”
 
    “好!”迷胡爆喝一声,在此奔着越吉冲了过去,越吉立即大喊道:“快!快给我上啊!”
 
    越吉身后不是没有护卫,刚才迷胡冲上来的太快,这一下已经反应过来,一大帮人直接杀了过来,马超一摆手,喝道:“杀!”既然马超过来,麾下的西凉军当然也是杀了过来,立即跟越吉麾下东羌人战作一团。
 
    越吉飞速的后退,还怒喝道:“东羌的勇士们,我们城外还有数万大军,一定要顶住啊!一会我们的援军就会杀到!击杀这帮叛贼!勇士们!杀啊!杀!”
 
    看着越吉喊得越来越高,马超眼睛微微一亮,“喝!”一声大喊,一抽自己身边护卫手里的拿着的自己的银枪,脚步已经飞起,直接踢到一个东羌士兵,飞一般的向前冲去。
 
    “给我让开!”马超怒吼一声,银枪一甩,便是挂倒下数人,一旁拿着大刀砍人的迷胡立即怒吼道:“那个……马超!你可不能跟我抢啊!你不是说这个越吉是我的吗!”
 
    “哈哈!”马超很是轻松的乱军之中游走,银枪如龙,步形如虎,气势凶猛,笑着喊道:“哈哈,越吉给你也就是说说,谁杀了他,功劳就是谁的!”
 
    “你…………”迷胡无语,怒吼道:“哼!马超!你这个小子!”说着,大刀挥舞的更加急迫,喊道:“都妈的给我死开,功劳可是我的!”
 
    武人好斗,出于敌对一方大当然是要斗个鱼死网破,但是如今迷胡也算是跟马超站在了统一战线上,算上刚才那次,迷胡可算是欠了马超两条命了,更加不会轻易的就跟马超反目,这样的情况下,那当然就是抢功劳了,越吉的命,就是这场战役最大的功勋,谁不想收入囊中,武人更是贪功的,马超和迷胡当然是要拼上一拼。
 
    “啊!”迷胡大刀飞舞之下,惨叫连连,疯了一般的厮杀,这才是迷胡激发自己心底最强的血性后的状态。
 
    “嘿!”看到迷胡的连连大吼,马超轻笑一声,要去越吉的命,可不是要想迷胡似的,非要杀出一条血路来,马超立即迈动不发,躲过很多不必要回击的攻击,飞速的朝着越吉接近。
 
    看到那显眼的银甲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吉也是着急了,赶紧回头看看,郁闷的说道:“城外的援军怎么还不来!这些狗日地的干什么吃的!”
 
    赶紧抽身后退,但是马超枪法急如闪电,枪扫一条线,横扫一大片,随即一个闪身,犹如饿狼扑食一般,扑向了越吉。
 
    “哈!”越吉看到一个银色的光影想自己扑来,立即知道不好,直接横刀抵挡,谁知这黑影竟然力气如此之大,越吉摆好马步竟然没有接下来这一击,直接被击飞,飞出老远。
 
    “大元帅!”马超这一击倒是让越吉距离自己远了不少,一旁的护卫立即上来,马超银枪放横,秋风扫落叶,冲上来的阿猫阿狗立即倒下。
 
    “呵呵!越吉,有两下子啊!”马超看着满地的尸体,而越吉确实在连滚带爬的连连后退,那狼狈的模样,让马超不仅轻笑。
 
    “你……你不能杀我!告诉你,我城外几万大军片刻之间就会杀进来,你这么一点兵马肯定打不过!你……你还是赶快投降…………不不不!言和!言和!”越吉也是恐惧的不行,本以为还能反败为胜,结果现在都说出来言和这两个字了。
 
    “哈哈!”马超放声大笑。
 
    “噗!”一枪刺倒身后冲上来的东羌人。